中企捐赠救灾物资被美索赔20亿?假消息里有真教训


然而,这已大大延缓了新冠病毒检测与疫情防控的进程。2月底,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地区已经出现了第一例无明确病毒接触史和疫情地区旅行史的确诊病例。这已经离在该地区发现美国首例确诊病例过去了一个多月。

在疫情防控期间,东航成立了保障突击队,队员们的主要任务除了为旅客办理值机手续,还需要严格按照防控要求检查、核对旅客的相关文件。突击队队员白昊告诉记者:“之前入境进京旅客都在T3-D办理手续,人相对较多,有可能出现某个环节没有盖章等情况。所以我们要再次检查旅客相关手续,这是非常重要的环节。”

美国疾控中心前主任托马斯·弗里登(Thomas Frieden)表示,美国直到“为时已晚”才进行严格的筛查,这暴露出整个政府的失败。

报道称,1月7日,对武汉出现的肺炎情况,美国疾控中心建立了“事件管理系统”(incident management system),并建议前往武汉的旅客采取预防措施。1月20日,就在中国科学家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的两周后,美国疾控中心开发了自己的检测技术,并检测到了美国的首例新冠肺炎病例。

《纽约时报》认为,疫情开始时,特朗普还因为弹劾而分心,对威胁公众安全和国家经济的疫情“不屑一顾”(dismissive)。直到2月底,他甚至声称新冠病毒即将在美国“奇迹般地”消失。据《卫报》报道,特朗普2月10日还提出将美国疾控中心的经费削减16%。

美国疾控中心的检测使用了三组基因序列来匹配从拭子中提取的病毒基因组部分,以检测样本是否含有新冠病毒。但是,在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批准疾控中心与州卫生部门实验室共享其检测试剂盒后不久,一些人发现了问题。第三个基因序列即“基因探针”(probe),给出了不确定的检测结果。为探究原因究竟是污染还是设计问题,美国疾控中心要求这些州实验室暂时停止检测。《纽约时报》称,这一“惊人的挫折”阻碍了美国疾控中心在病毒蔓延最重要的时期及时追踪病毒。

这使得医院、私人诊所和公司更难在紧急情况下进行检测。比如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2月起就已经进行了有效的新冠病毒检测试验,但直到食品药品监管局放宽规定后,斯坦福大学3月初才真正开始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截至目前,加拿大的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6232例,死亡病例63例。首都机场T2航站楼东航值机柜台,一名入境进京转机的旅客正提交相关文件。

保障突击队队员们为旅客办理值机手续,并检查、核对旅客相关文件。

这不得不让人追问:美国政府为何对这场公共卫生灾难的演变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