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包机从新加坡接回147名湖北籍旅客
来源:中国政府包机从新加坡接回147名湖北籍旅客发稿时间:2020-03-30 21:09:19


“该案存在诸多疑点。定案除了吴春红本人的有罪供述外,没有一份直接证据能够证明吴春红在案发现场投毒;吴春红本人称,其有罪供述是在刑讯逼供、诱供下作出的。”李长青说。

国家核安全局表示,在两次事件过程中,机组无放射性后果、无人员照射、无环境污染。第一次事件界定为0级事件,第二次事件由于是多机组共因事件,由0级提升为1级。

随后,海水循环水过滤系统旋转滤网压差高导致1号海水循环水泵跳闸。两台海水循环水泵跳闸触发凝汽器故障信号,导致汽轮发电机组跳闸,触发反应堆紧急保护停堆,工作人员执行事故程序稳定机组。

李长青律师认为,该案存在诸多疑点:投毒动机说法多变,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吴春红投毒。同时,投毒现场未提取到任何与吴春红有关的证据。自2004年入狱以来,吴春红本人一直喊冤并持续申诉。

2008年10月,商丘中院判处吴春红无期徒刑,河南高院于次年7月维持该判决。

2019年7月,阳江核电6号机组完成所有调试工作,具备商业运营条件,开始进行上网电量的统计。这标志着阳江核电六台规划机组全面投产。3月29日,河南商丘民权县16年前“投毒杀人”案当事人吴春红的再审辩护律师李长青告诉红星新闻,该案将于4月1日上午在河南高院开庭宣判。

但25日当天,海生物(毛虾群)再次爆发,数台机组海水循环水过滤系统旋转滤网压差持续升高,再次导致海水循环水泵相继跳闸。

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案件资料亦显示,该案第四次开庭前,商丘中院相关负责人曾向受害者家属王战胜解释:“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吴春红供述的老鼠药的药包未找到,吴春红供述放毒药的裤子已提取,但未检出毒鼠强,而认定吴春红杀人的直接证据,只有他自己的供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证据。因此,本案主要证据存在欠缺之处。”

3月25日,阳江核电厂1/2/3/5/6号机组处于满功率运行,4号机组处于80%功率运行。

根据《核电厂营运单位报告制度》相关准则,3月24日、3月25日,阳江核电厂上述机组停堆事件被界定为运行事件。